在找新浪客服前,我已经知道不会得到我想要的结果,但我不认为这是无用功。只要拨通这个电话,告诉他们,我在乎这个账号,我在乎我的权益,我的初步目的就达到了。我对他们的含糊其辞不满意。于是我找12315,我要让他们知道,他们可以用相关法律法规来打发我,我不仅可以依法依规投诉他们,还可以告诉他们哪个行为违反了哪一条法律。结果甚至比我意料的要好,虽然不敢蹦,但至少能说话了。

我自诩温和派,因为我知道他们不会答应我的要求,我怂,我狡猾。但你如果问我游行有没有用,我还是会告诉你,有用,很有用。你要知道,他们真的不知道你想要什么,不想要什么,什么可以什么不可以,所以需要有人站出来告诉他们。尽管他们不在乎,你得告诉他们你在乎。

郭先生说,没有军队别人就不会打你。我也认为不会,没有军队直接就过来接管了,还需要打吗?所谓抗命亦是如此。没有这群人走在前面,他们可以肆无忌惮,那今天就不是你在害怕集中营,而是你就在集中营。你或许连害怕都不会。

他们为什么会害怕游行,害怕思想,害怕一本书、一句话、一首歌、一幅画、一部电影,因为它们都有用。

引用一段话,来自明报,来自马嶽:革命路上,行人其實沒有愈來愈寥落。路漫漫而修遠,有人加入、有人退出、有人湊熱鬧、有人插隊、有人早退,正常不過。但後來的始終有人。

乐观一点,你的关注,你的谈论,你的思考,都是游行有用的表现。

游行是一种态度,是一种表达,它不一定达到目的,它一定有用。

你可以不参加,不支持,但不能不心存感激。

有过争辩,关于性别与姓氏(宗族)。

你钟情于传承,你生孩子,不知儿女。你愿不愿意留给他/她一个不公的社会。

你要生儿子。你杀人。你想没想过杀光所有人。

你要生儿子。要继承姓氏,继承血缘。

你父亲姓一,你母亲姓二。你身上流淌的血,一半来自父亲,一半来自母亲。你父亲是一代一,你是二分之一的一,你还是二分之一的二。你不是一,你是一和二的总和。你不是一,你既不是一,也不是二,你是三,你是你自己。

你不过是二的一百次方分之一。

你的混血程度远远超过你的计算能力。

我又开始写博客了,在微博短暂离开的第十二天。

今年是有着很多特别意义的一年,五四一百周年,六四三十周年,共和国七十周年。于我,这是二十代的最后一年。

于是有了各种意义上的严打,从微博的隔三岔五炸号到一天一炸一天两炸直到集体大爆炸。自诩温和派的我也被炸了个尸骨无存。意外的是,坚持争取下,海淀区工商管理局帮我把号要了回来。

这次大爆炸还让我发现了李志这个宝藏,一个我本来应该不太会喜欢的歌手。他的行为其实很端正,只是歌有点慢热,你得慢慢听,听久了才会上瘾。当然真正让我敬佩的还是他的事,他的歌,他的话,他的信念。希望未来能去看一场他的演唱会。

这是最好的年代,我在这里唱唱反调,谁都管不着。